您在廣澤宮晨鐘暮鼓多年,和我們一同經歷人事更迭和幾經拆遷損毀的無奈,

記得那時從原來三進式寬闊的宮體被迫移至現在臨時的行宮,

看您悶悶不樂的樣子問您怎麼了?

只見您感慨說:讓頭家(聖王公)祂們實在太委屈了!

讓我由衷感佩您的人生心境轉變

, , , , , ,

yuming0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