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是阮老爸.jpg

 

《伊是阮老爸》收錄在我的首張個人台語專輯【心內話】裡,
對我來說是代表著我們賴家三代濃郁親情讓我相當有感觸一首歌曲。

 

當時蕭煌奇老師要幫我量身打造一首屬於親情的作品時,
在錄音室聊起了我的成長背景和故事,
問問我有沒有想要對家人說的話或感謝平常沒有機會表達的言語,

或感謝平常沒有機會表達說的話,

我想了ㄧ會兒於是便說起了關於爸爸的故事

 

我的父親家中有八個兄弟姊妹,

他排行第三,上有大姐和哥哥,

從小到大我老爸就是個活潑頑皮的小孩,

聽說常常被我阿嬤從庄頭追打到庄尾,

還頑皮的把他的祖父牽到水溝去,是個非常典型的 「夭壽死囡仔」

 

我的阿公住在斗南這個純樸的小鎮在火車站前當排班司機,
他非常的敬業又熱心,還曾得過內政部頒發優良司機的獎狀,
家中八個小孩就靠他ㄧ雙運轉手餵飽了全家大小;
據父親說從小到大管教小孩都是阿嬤負責打罵,
而阿公負責在外跑車賺錢養家,
這輩子唯一一次被阿公痛打是在國中時,
和同學偷偷約好用書包裝著衣服要離家出走,
藏在竹簍裡的書包被阿公發現從床上被挖起來毒打一頓!

 

後來爸爸國中畢業後報考陸軍士官學校,

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軍旅生涯,
退伍後才在板橋成家生下了我,
我們有家族的肝炎遺傳病史,很多長輩都是肝癌過世,
阿公在那時身體也出了狀況ㄧ度命危

是在因緣際會下爸爸和廣澤尊王這個神明結緣向祂祈求,
郭聖王靈感庇佑下答應再續命十年,

爸爸因感念神明的神恩庇佑,
也因此開始供奉郭聖王的香火,

這也是我們一家(廣澤宮)供奉廣澤尊王的緣起。

 

也許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註定,
在我小學三年級約莫十歲時
,阿公因爲肝硬化過世了,
記得那時爸爸開車載著我們一路南下趕回斗南老家時非常的沈默,
到了斗南老家時依照習俗晚輩必須要爬進大廳,
這時我看到爸爸邊爬邊痛哭,
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看到他哭。

 

我的阿公是個非常幽默的人,喜歡開玩笑說笑話,
小時候還不太會說台語,阿公只能操著台灣國語逗著我們倆兄弟玩,
我們總是說他像漫畫裡的老夫子,他也說自己是老ㄏㄨ子,
常常喜歡我們陪著他散步,

然後到雜貨店偷偷買一瓶可樂,
要我在回家前喝完不要讓媽媽知道(媽媽不喜歡小孩子喝汽水)。

 

阿公過世前的那段最後的天倫也是和我們相處在一起,
晚期有糖尿病的他天天都要戳破手指驗血糖打胰島素,
常常必須要到長庚復診看病也都是爸爸陪伴照料,
一直到離世前昏迷送回老家,
最後的天倫時光也是和我們一起渡過

以前老一輩有一句話說「歹仔飼爸」,
也許孩子曾經放蕩不爭氣,
但是最後關頭隨侍在側奉養天年的不是功成名就,

而是這樣曾經讓父母傷透腦筋掛心的小孩。

 

我一直有個遺憾,
就是來不及跟阿公用台語聊天,
甚至來不及唱歌給他聽

我的音樂才藝是源自我的父親,
他是我學吉他的啟蒙老師,教會我彈奏第一個音符,
從小在廟口學打鼓舞獅也來自於爸爸的傳授,
而爸爸也是受傳於阿公的
傳承
所以陣頭一直是我們賴家三代共同傳承的薪火;
阿公過世後我們將他的遺照懸掛在客廳牆上,
一次偶然發現爸爸望著阿公的遺照默默流淚,

想必是思念著自己的父親和還有好多來不及對他說出口的話吧⋯⋯

 

「早頓一碗粥、出門一雙鞋」、

「惦惦為著家風雨吹伊是阮老爸」、
這些細膩的刻劃就好像阿公還在世的生活點滴,
對於父親、身為男人的我們總有許多無法輕易說出口的關心與愛;

 

 人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
那麼兒子或許就是父親上輩子的兄弟,

說不出口的感謝與愛就用唱的吧! 

 

「感謝天地、感謝阮老爸。」

 

賴銘偉 Yuming Lai【伊是阮老爸 My Dad 】Official Music Video

 

 

 

創作者介紹

『搖滾宮主』賴銘偉官方部落格

yuming0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